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灌塘

远离无聊寻乐趣----自娱

 
 
 

日志

 
 

“毕业”遐想--------军旅人生《三》新兵49天《我的老班长》  

2011-08-11 23:45:00|  分类: 军旅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班长

                我和老班长在一起的时间只有新兵连的49天。不过,这49天留给我终生难忘的印象。他教会我人生中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勤勤恳恳工作。40余年过去,老班长还是我心中抹不掉的良师益友。

                1968年3月20日上午,也就是我们到新兵连的第二天来了10几位老兵。有的被任命为排长有的被任命为班长。我们班来了一位20多一点老兵当班长。他黑瘦的脸上透着刚毅,笑容里透着和气可亲。从自我介绍里听出:他叫杨风锦,原籍云南大理南涧县人,彝族。原是14军的一名有线通信兵,为支援我基地建设调入基地通信连,63年入伍。我们班一共11人,我是年龄最小的。班长总是护着我,公差勤务尽量不派我。刚到部队,很多东西很好奇。晚饭后的空闲时间我常缠着他问这问那,老班长是那样耐心,没有一次推脱。从他这里我才知道我们部队是刚组建的新兵种,机关刚组建才几个月,现在说是通信营,其实就是一个通信连和新兵连。“你还小,又有文化,好好干”他总是这样鼓励我。支铺板打土胚,他干最重的活,把踩泥这最轻的活派给我。去县城背铺板,他跑在前面,放下铺板别人休息,他又回来帮我们背。训练磨烂了衣裤,他回去通信连找来旧布教我们补。有一天晚饭后老班长把我单独叫到大礼堂东的木棉树下语重心长的说:“你咯坯娃娃吗,噶是给你讲,好好干,莫来歪门邪道吗,在那嘛,我看你都会老老实实做人,不过还要老实实做事情,勤勤恳恳干工作啊!,做到了嘛,你就会立于不败之地。”这几句话成了我一生的座右铭!

                   我的老班长也是个乐天派,他是一个最快乐的人,真诚的人。

 

                    新兵连演节目,大家的掌声里他风趣演唱的彝族民歌获得阵阵掌声。他有一种用树叶演奏曲子的绝技。工余饭后只要能听到树叶吹奏的歌曲声你准能顺着声音找到他。每次到陈官村参加助民劳动,他的一曲用树叶吹奏的歌曲总会赢得老乡的赞许。班长出生在边远民族地区山区,记得他家是在一个叫三家村小山村,他没读几年书文化水平不高。可是,当我们新兵拿他开涮时他也总是乐呵呵的陪着玩。一次班长派我去连部取报纸。拿报纸的同时文书交给我一封班长的信。看着信封上歪歪扭扭的字迹不像男孩子的笔迹,我不由自主地想探寻班长的秘密。拿起信封对着太阳一看,隐约间隔着信封看到一个穿着民族服装的清纯女孩。哈哈,这回有了拿班长开涮的素才。“班长,云南18怪,抱着娃娃谈恋爱。你快当爸爸了吧?”“坯娃娃,晓得啥子嘎?咯是乱讲嘎!”“班长骗人!我有证据啊!”“噶是拿来我看嘎!”

我把信件在他眼前一晃。“哈哈,老实交代吧!”“莫乱讲嘎!给我,是咯嘎!”“拆了啊,我看一下嫂夫人!”“想挨批啊!夫人,那是封资修嘎!现在是革命同志嘎!快给我嘎,小心开你批判会嘎!”他越装得严肃,我越好笑。“给你!不过得让我看一下你们民族的特色服装!”班长拆开信封,自己看后还真给我看了照片,那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彝族女孩。“你坯娃娃不许乱讲噶!”第二天中午午休,班长笑嘻嘻的过来严肃地对我说:“你咯坯娃娃过来!”搞得我一头雾水,我办错事了?他拿出昨天来信的信封和一个新信封交给我。“没人的时候帮我写一下噶!”“信封,班长你写!信笺吗我帮你写吧?”我故意逗他。“坯娃娃,晓得啥子嘎?写不好小心收拾你嘎!”我明白了,信封让我写是别人看的,比他写的好一点他有面子,老家别人看了姑娘也有面子。其实我写的也不咋地。信笺是女朋友看的,咱就这水平,不骗人,实事求是,同意不同意你姑娘自己选择。此刻我感到这就是班长真实的人生写照。

                     1968年4月26日出完早操战友们都去洗漱,班长眼有点红悄悄把我叫到一旁。“今天上午要分兵,我们不会在一起了,我舍不得让你走。可党的需要我们又必须分开,你去了以后要好好学习,哪里技术含量大,更能发挥你的作用,祝贺你!”我一下楞住了,好一会才说:“班长,我去哪?”“过一会你就知道了!”

                       早饭后又是集合,经历过上次基地直属部队分兵,又提前心里有点数我倒不太紧张了。第一批走了。我们是第二批,离开陈管被带到2公里外的东是水塘南是山的地方油库。后来知道,第一批去了通信连,我们是无线电连,最后留下的是有线架设连。老班长留下还当班长。

                       69年后,因工作需要我们两个连队相距数百或上千公里执勤训练。我和班长见面少了。后来他当了架设连的排长,副连长,连长。不过, 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去拜访老班长,他还是热情的鼓励我帮助我。

                         40年的别离没有冲淡我们的战友情。老班长,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人生路上一盏明亮的灯。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