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灌塘

远离无聊寻乐趣----自娱

 
 
 

日志

 
 

“毕业”遐想-------军旅人生《四》老灌塘1968(惊魂哀牢山)  

2011-08-22 15:53:00|  分类: 军旅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                 魂                  哀               牢            山

                   解放牌军用大卡车上站立着我们8个新兵在土路上行进。驻地老灌塘被远远甩咋身后,汽车由东向西穿过建水县城在西门外大板井停下。事务长老段从车上取下带绳索的水桶从大板井里提出满满的一桶水。“要喝水的快喝,不喝的把水壶灌满!这井水可是建水的一大特色,誉满红河啊!”就着水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嗨!还真甜!比老灌塘那泡死人坟墓的黄泥水就是好喝多了!8个人灌满水壶爬上了汽车大箱。汽车沿着县城西关高低不平的石板路继续前行--------。

                    连队初建,一穷二白,除了个人被装枪支弹药外最好的家当就是新来的炊事班长带来的两口行军锅。就连每顿做饭引火的劈材也得靠大家休息时间去捡柴。听说今天上级要给连队派车去哀牢山林场打柴战友们争先恐后报名参加。我昨天就缠着李副连长和事务长死磨烂缠才起了效!------真被批准了!一夜没睡好。神秘的哀牢山是何等景色?茫茫的哀牢山原始大深林是何等神奇?野花,野果,小动物,猛兽,流水,鸟啼,-------一切都那么美好!

                     汽车的颠簸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军人们一路的欢歌引得赶路的哈尼族姑娘回目观望,她们银铃似的笑声更增添了欢乐的气氛。中午10时到达老李洞林场场部略作停留,再往前行就没有人家了。沿着一条新修的松软土路前进约40公里后汽车停下。事务长老段从驾驶室出来对我们喊道:“全体下车,开始打柴!伐死树,捡好的伐!回去咱做点座椅板凳,盖个饭堂!不准伐活树,回去路上有检查站要检查的!装完车有时间的话大家可以玩一会。”早搞完可以玩?这趟来值了!找了两棵被雷击的死树战友们七手八脚的忙起来,把树伐倒,打截,去树丫。30分钟搞掉两棵树,照这速度打一车要不了俩小时!没人再想去看景色--------一门心事,快点打完柴去玩!

                     云南18怪风雨来得快。刚把第三棵树伐倒,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变了脸!伴随着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夹杂着枯枝树叶呼啸着砸落在头顶上!草丛里的野鸡野兔没命似的向远方狂奔而逃。等披上雨衣8个人都成了落汤鸡,衬衣伐树时已被汗水湿透,外衣又被雨水浇透。战友老孔看着我们的模样笑侃:“麻麻呸!咯老子现在硬是成了水兵约!老子现在口渴得很!哪个水壶有水?喝水嘛!”“喝吧,都给你狗日的!喝完了背着啊!”七个空水壶一起扔了过去.。车厢上纸箱里当午饭的饼干已被雨水浇成面糊。“吃午饭了啊,”事务长老段手指被雨水浇透的纸箱喊着,“充饥又解渴,不吃是傻瓜!”一个个沾满红泥巴的手抓着饼干泥往自己嘴里填着。吃到最后8个人追逐着用手上的饼干泥相互抹起了花脸,那幽默,滑稽---------。

                      下午三点了,木料还差得多。“别管那么多,”不知哪位说“那棵树好伐那棵,拣粗的直的伐!”胸围600----700的大松树不一会被放到两棵。事务长叫喊着:“别伐,别伐!”没有人听他的,咕咚咕咚又有人放倒两棵。“谁还伐?你们要让我回去挨处分啊?”

我笑着“事务长,没事。打扮一下就行!”打完节的木料檫着车大箱蓬竿装了满满一车。用红泥巴把锯口抹上,再用火烧过的黑树皮灰把红泥巴抹黑。下午5点天色不早,我们要凯旋而归了。

                       严重超载的汽车车厢顶上坐上我们8个新兵,汽车摇摇晃晃地在新修的伐木土路上缓缓而行。突然,汽车右后轮陷了进土路里。装满木料的车开始向外倾斜,驾驶室掉出一人顺着山坡向下滚去!“危险!跳车!”慌忙间8个人从车左侧跳了下来!跳下落地的一刹

那我顺手抓住了一棵小树。身上在森林里晾干又穿在身上的衬衣又湿透了!惊恐里脑子一片空白!回过神来,看看不远处的战友一个个惊魂未定。我喊了两声,不错!8个人都在!个别的檫破点皮均无大碍!“走!救人!”大家呼喊着向山坡下冲去。在土路外侧30米的山坡下一个汽车兵

被两棵小树挡住了身体。腿上,胳膊上有几道划破的口子还在流血,战友们找来被雷击着火树枝的黑炭灰拿出手绢为他包扎好伤口,搀扶着向山上的土路爬去。

                          60年入伍的汽车兵老武  是一位参加过62年对印反击战,在西藏开车多年的老兵。在汽车倾斜的刹那间一脚把副驾驶踹出车外自己抓起了方向盘。换挡,减速-------,倾斜的汽车终于在他手里脱离了险境。爬上土路原地一看,8个人又都惊出一身冷汗。这哪里是路?!分明是一个个大陷阱!约200毫米厚的路面土层下路基竟全是枯枝烂叶!

                           卸掉两根木料,8个人爬上汽车大箱已是夕阳西下。游玩哀牢山原始大深林的情趣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车到老李洞林场场部,我们在水壶里加满凉水,事务长去了林场场长办。后来听说事务长对林场场长说:“你们要抓抓阶级斗争啊!”

                            汽车回到连里,战友们忙着卸车。连长看着一车好木料,笑了!“同志们,干得不错!”

                           从此,我们这次去打柴的8个人再没踏进过哀牢山原始大森林!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