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灌塘

远离无聊寻乐趣----自娱

 
 
 

日志

 
 

转载我的战友《寻找新兵连故地纪实》  

2012-05-09 19:56:00|  分类: 军旅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连驻地寻访记实相关搜索:新兵连本帖最后由 王明新 于 2011-5-16 22:37 编辑

    早在今年春节,高峰就与我相约二连聚会回建水时,抽空到新兵连的驻地西庄看一下,他对新兵连住的房子窗户上镂雕的各种古典故事难以忘怀,我当即应允。新兵连是我们从学生变为军人的第一站,带上了领章帽徽成为正式军人,那仅一个多月的集训,有很多难忘的记忆。而且,53基地组建前几年(1968—1971)的直属队新兵都是在这个村庄集训的。为了给其他战友寻访此地带来方便,特用不才之笔写下这寻访实录。
        1969年3月,我们在郑州换上崭新的军装编入新兵队伍,一路闷罐子军车南下,大火车、中火车、小火车,经过5天5夜到达滇南重镇建水,再换成汽车到达西庄一个南面靠山的村子。在我的记忆里,那里有南方特色的木棉树、仙人掌篱笆,在刚收进麦子的场院边学习军规,在稻田边练瞄准、洗衣服,特别是休息时在水田埂下捉螃蟹,看着秧田绿幽幽的禾苗和水田中勤劳耕作的水牛,让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孩子们,感到格外清馨、惬意;还有村庄里的青石板路、水井里的金鱼(鲤鱼),至少一个排住在一个豪宅里,睡在二层楼铺着稻草的木地板上,另一豪宅大院做为食堂,使我们领略不少滇南农居的特色。
        4月24日上午回访团自由活动,尽管天下着小雨,高峰、和平、赵建国、李星福和我几个69年兵,加上韩振京71年兵6个人,仍然相约一起打着雨伞去寻找新兵连驻地。
当我们向出租车司机提出去西庄,人家一头雾水,“西庄是个镇,你们去哪个村?”,经过紧急磋商,和平记得吴家祥提过应该是“马坊”,大家一致赞同,乘着两辆出租车开始了寻找新兵连的驻地行程。
    出租车出了西门,拐上我们过去曾经多次走过的路,第二次拉练、上部队医院、去建水,曾遇到过重庆支边知识青年的车队。当到达马坊的一刹那,一个清晰的记忆蹦出脑海,“马坊!我们刚到新兵连,为了清除旅途染上的虱子、跳蚤,来这里洗过澡”。下了车通过询问,同行战友奔向道路右手边北面靠山的村寨,尽管我再三表示方向不对,还是先找到了一个曾经住过兵的幼儿园,高峰安慰大家,“拜错祖宗,哭错坟头的有的是,权当我们来过了”。但是,既然来了不找到当年的驻地心不甘。凭着马坊勾起的记忆,我们冲下了山坡,来到公路左手边的村庄外,望着南面山下烟雾飘渺的村庄,我肯定地说是哪里,当年我们是经过眼前这片稻田走到马坊的。经过与马坊的小商贩确认,对面山下的村庄是团山和新坊;和平电话与李高平等人查实,新兵连不在马坊、团山,而是叫新*的村子。正当我们准备寻找去新坊村的交通工具时,接到崔建兵的电话,他与牛建两个71年兵正打的赶来。
    建兵赶来寻访的队伍又壮大了,会同已经找了一辆泵蹦车的我们,沿鸡石公路返回,在荒地村往南下了主路,这才有了当初乘军车到新兵连的感觉。当出租车紧跟着泵蹦车驶出公路边的村庄,在蒙蒙的细雨中,我们看到了一座廊桥,啊!那是当年集训外出经过、训练休息的地方,那是无数次出现在梦境中的桥。这座廊桥叫“乡会桥”,是滇南护乡第五团起义旧址,与“相会桥”同音。车靠近乡会桥,横穿鸡石铁路后与它并行了一段,可以看到隐秘在树荫中的乡会桥火车站,当年去建水要么在车站乘火车,要么沿着火车道走去。车还没有进新坊村,我们已经确认这里就是我们当年新兵训练的地方。
    进了村,直接来到一座大宅的大门旁,69年的战友们认为当年就住在这里,但是这个大门紧闭进不去。好在进村时注意观察,另避蹊径沿着围墙向左绕过去,新坊村村民委员会的大门敞开着,园中棕树婆漪、鲜花盛开;进了二道门,一座以木质结构为主的二层楼出现在眼前,我望着右手边的二层楼,那就是当年住过的地方。村委会有两个人,对我们的寻访故地表示欢迎,其中一个年岁大点的还向我们打听当年带兵的人。我们在这个有两个天井的老宅中,上下穿行,照相留念;当年仅十四岁的赵建国怎么也回想不起具体住的位置了。这座老宅经过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主结构还保持着完好,我们住宿的二楼屋内仍是木质地板,但是,镂雕的窗户全都没有了。
    离开了69年兵驻地,跟随71年兵寻找他们当年的住房。韩振京找到了他当年的驻地,进了院子尽管没找到人,但是拍了照。可惜的是崔建兵和牛建,他们住过的大院是老年活动中心,因星期天锁着门,只好在相应的住宿地点墙外拍了照。
    村中已经修建起不少新房,但还有不少古宅,从大门的装饰看,应该还保留着一些古老的东西;村委会的人说:还要进行旅游开发,使古宅成片。村里主要道路已经修成水泥路了,但还保留着一些青石板路;看见一座水井,水位高高的,没有发现金鱼;村边没有见到用仙人掌围起来了的田地了;抬头望去,一棵已经枯死的高大的木棉树仍然屹立在铁路旁。
    回去没有泵蹦车了,高峰、和平、李星福和我四人冒雨沿着过去曾经走过的路返回。远望着乡会桥火车站,高峰感慨当年他与和平等6人提前分兵到总参通信团学习,就是在该车站乘车去的建水;而我们其他新兵,当时步行去沙噶地农场劳动。在乡会桥上,放眼望去一派春色,桥边的老树仍然根深叶茂;老廊桥维护良好,还可以矗立上百年,为我们指示方位。穿过种满水稻和蔬菜的田野,我们回到荒地村的公路旁,刚好赶上一辆公共汽车回到建水,完成了这次寻访。转载我的战友《寻找新兵连故地纪实》 - 老灌塘的兵 - 老灌塘的兵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