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灌塘

远离无聊寻乐趣----自娱

 
 
 

日志

 
 

常平阻击战 《转载》  

2013-02-13 10:20:25|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八年全面抗战时期的1939年春夏之交,一场激烈的战斗在豫晋边界地区的沁阳县常平、窑头一线的两个战场同时打响,国民革命军数千官兵与我抗日游击队合力抗 敌,奋力阻击3万侵华日军于太行山南麓,3000余名抗日将士血洒疆场,2000多名日寇抛尸山野。这就是在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进行的一次重要战役——常平阻击战。 
  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第三年。3月,日军调新编成的日军第三十五师团(师团长前田治中将)从新乡沿道(口)清(化)铁路向沁阳北部的校尉营、西万、万善、盆窑等一带集结,妄图打通豫晋通道,以完成对八路军太行军区、太岳军区和该地区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进而分割、蚕食、摧毁我晋冀豫抗日根据地。 
  当时在这一带驻防的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三十九师一一五旅,这是一支有着长期对日作战经验的部队,参加过长城抗战、仓县姚官屯大战、台儿庄战役,创造过光辉的战绩。1939年3月,奉命进驻太行山南麓的沁阳窑头、常平一带。 
  时任国民党沁阳县七区区长的中共地下党区委书记田时风,接到晋豫特委和沁阳中心县委的紧急通知说,鬼子要从7月1日开始对晋豫根据地实行第二次“九路围攻”,要求区委尽快与当地友军联络,阻击尚未完成集结的日军第三十五师团,延缓和迟滞日军对我根据地军民的压力。 
  接到通知后,田时风与其他3名同志以“朋友”身份到设在常平、窑头的第一一五旅旅部,与少将旅长黄书勋商谈,在常平一带阻击日军。有着强烈爱国热情的黄旅长同意与田时风合作,共同阻击日寇,一场惨烈的山地阻击战一触即发。 
  黄旅长有着丰富的对日军正规作战经验,为了打好这场山地阻击战,他和田时风等详细勘察了地形,分析了日寇进攻路线,制定了精密的作战方案,并进行兵力部署。 
  沁阳通往山西晋城有东西两条道路,分别是窑头——关爷坡、常平——孟良寨(碗子城),于晋庙铺镇的草地铺村汇合。经过商议,旅部及所属第二二九团防守西路,由黄旅长和旅参谋长邓其冼指挥,主阵地设在窑头;黄旅第二三○团及田时风的区干队防守东路,由副旅长史振京负责指挥,主阵地设在常平。 
  4月底,日军第三十五师团在太行山脚下的山王庄、盆窑、西万、校尉营一带完成集结,指挥部设在西万镇,日军师团长前田治还亲自乘坐飞机侦察山间地形,搜索我军事设施和防军动向。鬼子在校尉营、盆窑设立两个炮兵群,架起上百门大炮,每天早、晚两次向山中打炮,准备分东西两线向窑头、常平方向进攻。 
  5月1日,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兵分8路同时向窑头、常平推进,“常平阻击战”正式打响。 
  黄沙岭是西路战场的前沿阵地,第一一五旅二二九团派出一个连的兵力埋伏在这里,随时准备阻击日寇。 
  5月1日,鬼子在大炮的掩护下,潮水般涌向黄沙岭,遭到在这里埋伏的黄旅官兵迎头痛击,日军丢下无数具尸体败退下山。随后,日军的大炮对黄沙岭进行了几轮狂轰滥炸,炮轰过后,一队队鬼子嚎叫着攻向山头。鬼子的这次攻山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无数鬼子尸横山野,无功而返,残兵缩回校尉营村。 
  在以后的几天里,鬼子疯狂向山上发射炮弹,一发发炮弹炸得山石飞扬,树木折断,整个黄沙岭焦土一片。英勇的战士们从这个弹坑跳到另一个弹坑躲着炮弹,迎头痛击攻山的鬼子。弹药打光了,就滚石撞击敌人,和鬼子展开肉搏战,全连官兵全部壮烈牺牲。日寇虽然占领了黄沙岭,但也付出了死伤五六百人的代价。 
  窑头是西线阻击日军的主战场。这里前有黄沙岭为屏障,后有关爷坡做天险,是通向山西晋城的重要通道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日军攻占黄沙岭后,直逼窑头村南面的风门口。一位姓赵的班长带兵用机枪在这里阻击鬼子,死命坚守阵地,打退了鬼子十数次进攻。最后子弹拼光,赵班长和另两名战士在鬼子冲上阵地时,抱着鬼子一起滚下悬崖壮烈牺牲。 
  就在鬼子攻破风门口后,日军师团长前田治把指挥部设在窑头村西,亲自督战。我爱国官兵在村子里与鬼子进行厮杀、肉搏、拉锯,战斗十分惨烈,最后,旅参谋长邓其冼战死,窑头村失守。黄旅退到最后一道防线关爷坡,做最后防守。 
  双方在关爷坡激战了十几天,我抗日将士打红了眼,在最紧张的战斗中,黄旅长光着膀子亲自端着转盘机枪向攻山的鬼子扫射。经过十多天的激战,在久攻不破之后,鬼子向我关爷坡阵地发射了毒气弹,大部分战士被毒气窒息死亡,少数幸存人员在黄旅长带领下撤出阵地。 
  常平是东线战场的主战场。5月1日,东线五路日军同时发动进攻,很快便攻到常平山口,鬼子来到山口,见这里地势险要,怀疑我军定有埋伏,遂架起迫击炮盲目向两边山头轰炸,见没有动静才缓慢向前蠕动。我方官兵沉着应战,待鬼子进入我伏击圈后,密集的子弹射向敌群,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响,鬼子遗尸满坡,落荒而逃。日军恼羞成怒,在炮火的掩护下,又向山上冲来,被我抗日将士再一次打退。 
  经过数日强攻、偷袭,日寇未能攻下常平山口,于是孤注一掷,倾巢出动,调来3架飞机助战,常平山口失守,双方在常平村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肉搏战,鬼子死伤近千人。我方也伤亡惨重,副旅长史振京阵亡,被迫撤退到孟良寨。 
  孟良寨靠近碗子城,是古羊肠坂道上一个重要的关隘,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军占领常平村后,气焰更加嚣张,在常平村几处高地架设大炮,不分昼夜向孟良寨轰击,并组织强大的兵力轮番强攻,但一次次进攻都被我抗日将士打退。在碗子城东侧一个叫“尖刀山”的阵地,黄旅一个连在这里阻敌数日,弹尽粮绝,宁死不屈,在鬼子攻上山时,剩余的10余名壮士集体跳崖,壮烈殉国。 
  6月17日深夜,黄旅主力撤出阵地,留下一个排做掩护,这个排坚守碗子城同鬼子展开血战,从拂晓激战到太阳落山,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鬼子,他们最后把仅有的手榴弹捆在一起,待鬼子逼近时猛然拉开导火线,与鬼子同归于尽。 
  “常平阻击战”是中国军队以一个旅的兵力,对抗日军一个装备精良的师团,进行的一场华北地区最大、最惨烈的一次战役。虽然参战的将士大都牺牲了,但是阻击敌人的作战目的达到了,他们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减轻了八路军晋冀豫太行山根据地的作战压力,为根据地做好抗击日军的第二次“九路围攻”争取了时间。 

   
                   ————本文原文刊登在《山阳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